中央向党组织涣散村选派第一书记 任期1至3年

新京报讯 (记者吴为)据新华社消息,中组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做好选派机关优秀干部到村任第一书记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向党组织软弱涣散村和建档立卡贫困村“全覆盖”选派第一书记。

老少边穷灾区应派尽派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介绍,党组织软弱涣散村主要是根据全国各个县市对其所辖的行政村党组织的评估,按照组织化程度较低、党组织发挥作用不大的标准认定。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去年4月底,全国共排查确定软弱涣散村党组织57688个,占村党组织总数的9.6%。

《通知》也明确了选派的重点范围,对赣闽粤等原中央苏区,陕甘宁、左右江、川陕等革命老区,内蒙古、广西、宁夏等边疆地区和民族地区,四川芦山和云南鲁甸、景谷等灾后恢复重建地区,要加大选派第一书记力度,做到应派尽派。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今年两会期间受访时介绍,按2010年确定的年人均收入2300元的农村扶贫标准,2014年全国认定的贫困村共有12.8万个。按照此次中央选派第一书记“全覆盖”的要求,这12.8万个贫困村将有“第一书记”。

第一书记任期1至3年

《通知》明确,此次第一书记主要从各级机关优秀年轻干部、后备干部,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优秀人员和以往因年龄原因从领导岗位上调整下来、尚未退休的干部中选派。中央和国家机关部委、人民团体、中管金融企业、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和高等学校,每个单位要向定点扶贫单位至少选派1名第一书记,为基层作示范。

对第一书记的任职条件,《通知》明确要求有两年以上工作经历,热爱农村工作,开拓创新意识强。此外,《通知》还明确了第一书记的任期为1至3年,主要职责是建强基层组织、推动精准扶贫、为民办事服务、提升治理水平。

竹立家表示,机关的年轻干部到村里任第一书记,一方面是锻炼干部,另一方面是将新理念新思路带到村里去,同时凭借他们在原单位的工作经验和资源,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文明程度提高做贡献。

《通知》说,要保证第一书记工作经费,加大支持帮扶力度。竹立家告诉记者:“从我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原单位对第一书记的工作是很支持的。包括有的村道路改造、环境卫生和社会发展方面,单位在财力上、工作上都会给予支持。”

■ 揭秘

第一书记曾是地方党委一把手

第一书记是上世纪地方党委的实际一把手。广东省委原第一书记任仲夷曾回忆,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开始,省委、县委都设有第一书记,作为党委的第一负责人。

在十二大之后,地方党委的第一书记称呼逐渐淡出。据《南方周末》报道,1982年12月换届时,四川省委杨汝岱任书记,保留了3名副书记,不再设置第一书记。

到1985年,新中国成立后沿用了30多年的省(市、区)委“第一书记”的称呼成为了历史,各市(地)、县也废止了第一书记称呼。

军党委仍设第一书记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的规定,省军区(卫戍区、警备区)、军分区(警备区)、县(市、区)人民武装部和预备役部队,实行军队系统和地方党的委员会的双重领导制度。

党的省军区(卫戍区、警备区)、军分区(警备区)、县(市、区)人民武装部委员会,党的预备役师、旅、团和其他相当等级单位的委员会设立第一书记。省军区(卫戍区、警备区)、军分区(警备区)委员会和县(市、区)人民武装部委员会第一书记,由同级党的地方委员会书记兼任。预备役师、旅、团委员会第一书记,由同级或上级党的地方委员会领导成员兼任。

江苏如皋曾有相关探索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记者介绍,自2010年,江苏如皋市开始从各机关选派中青年科级干部到村党支部任驻村第一书记。如皋市连续3年选派了56名市级机关部门科级干部担任驻村第一书记。此后,全国多地开始推广驻村第一书记的经验。

据如皋市相关负责人介绍,如皋“第一书记”所任职的村,大多是班子软弱、经济薄弱、基础脆弱的“三弱”村。据媒体报道,如皋的第一书记任职后,发展种植、养殖、加工、销售各类大户;调整产业结构,强化招商引资,培育“一村一品”特色产业。

竹立家认为,中组部此次向地方选派第一书记是在长期经验总结的基础上形成的决定。“第一书记到任后,原村支部书记就成了第一书记的副手。这批年轻的机关干部理念和思路都比较新,对村里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文明程度的提高都能产生积极的意义。”

(原标题:中央向党组织涣散村选派第一书记)

编辑:SN15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9岁男童是怎么成“干尸”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为什么在男童死亡那么久及至成为“干尸”后才登报发出寻尸启事?以此为线索,我们可以发出一连串的追问:死于何时何地?怎么死的?尸身上的伤痕怎么来的?死前有否送医诊疗?死后存放在哪里?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寻尸消息?


汪国真逝世:谁比谁活得更长

这番感慨,是因为刚刚逝去的汪国真,连日来招致各种调侃嘲讽,从否认诗歌作品,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对待过去,对待人生,对待生命,我觉得太不真诚,太不客观,是一种很虚伪的文化生态。


小学生告别信如同啼血告状信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别又是女孩子,最该是如花蕾一样的年龄,她们本该是无忧无虑、如诗如歌、天真活泼的年龄段,而现在这个女孩子竟然叹息“活得太累”,以至于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这不禁令人痛心,更让人百感交集。


你永远无法将汪国真逐出时代

始料未及,对于诗人的早逝,网上一边是如潮而至的哀悼与回忆,另一边是汹涌澎湃的批评与反思。对汪国真表示好感的人,夹杂着自己对已逝青春的纪念。有些人说,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汪国真的诗歌以及庞中华的字,构成了人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