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错节成山西历任省领导心病 王儒林如何出招

今天出版的山西日报头版、二版,刊发了王儒林的万余字讲话删节版。这是王儒林在9月1日,出席山西省民营经济发展推进大会时的长篇讲话。

从这篇讲话稿可以看出,虽然山西官场经过长达一年的深入反腐,官商错节的官场生态仍旧是王儒林的“心病”。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儒林在讲话中称,山西民营经济发展,必须破解政商关系难题,“政商关系既是老问题、又是新问题,更是困扰我们山西的要害问题。我们山西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从已经查处的案例看,几乎每一个领导干部周围都有一些商人,勾肩搭背、权钱交易、违法乱纪。这样的政商关系是严重恶化的政商关系,主要问题在官员”。

山西历任省领导的心病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官商错节的官场生态不仅是王儒林的“心病”,也是此前历任山西省领导的“心病”。

2005年7月,时年52岁的于幼军从湖南来到山西,担任山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上任伊始,在一次部署打击非法违法煤矿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上,于幼军就表态:“治官煤勾结需用重典”,“省委、省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态度非常明确、非常坚决,严禁党政机关干部参与办矿或者利用职权变相入股经营,违者开除公职,构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惩处。我希望全省各级党政干部和国有企业负责人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碰这条高压线。”

次年1月,于幼军当选省长。不久,左云县“5·18”矿难爆发,56名矿工死亡。于幼军当时要求:对左云矿难的调查,不但要查处事故责任人,还要查清事故背后的失职渎职、权钱交易、官商勾结、充当后台保护伞的人,不管涉及哪一级的干部,都要依据党纪、政纪严厉查处,决不姑息迁就。

左云矿难平息不久,2007年6月,运城、临汾、晋城“黑砖窑事件”接连发生,于幼军公开向受害农民工及其家属道歉,并向山西人民作出检讨。

2007年9月,孟学农接替于幼军出任山西代省长。张宝顺时任山西省委书记。山西省委省政府当年推出了煤焦领域反腐败斗争专项行动,提出:严肃查处失职渎职行为及其背后的腐败问题,严肃查处官商勾结、官煤勾结和充当“保护伞”等案件。

但专项行动并没有完全扭转山西的形势。2007年当年,洪洞“12·5”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105人死亡。次年,“襄汾9·8溃坝事件”发生后,造成300余人死伤。

2010年,时年58岁的袁纯清,由陕西省委副书记调任山西省委书记。对于煤焦腐败、矿难频发等山西存在的突出问题,袁纯清“诊断”出的病因是“干部作风问题”。他曾屡次强调,“山西过去经常发生矿难事故,政府效率不高,发展转型也较慢,这一系列现象,都是和干部作风紧密相关的,一是闲话生非的不良之风,二是拉拉扯扯的庸俗之风,三是吃拿卡要的恶劣之风”。

为此,上任百日后的2011年年底,他推出了两次整顿干部作风行动。两次整风,至少1300多名干部被处理。

2011年初,袁纯清还曾代表山西省委常委作出八项承诺,包括“不干预或插手工程建设项目承发包、土地使用权出让、政府采购、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中介机构服务等市场交易活动”等。

2008年5月,李小鹏出任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2012年12月任山西省代省长,2013年1月当选省长,任职至今。

履新代省长的20天里,李小鹏接连处置了“12·25”山西吕梁山隧道爆炸事故、“12·31”长 治 苯 胺 泄 漏 事 故 、“1·7”阳煤集团瓦斯事故等5起事故。2013年1月8日,山西省安全生产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小鹏说,“要严格事故问责,加紧事故调查,无论涉及到哪一层、涉及到什么人,只要有违法违纪违规行为,都要依法依纪依规严肃追究责任,坚决遏制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

在2013年的全国两会上,回应记者“晋官难当”的提问时,李小鹏再次表示压力很大,生产安全管理“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山西官商勾结严重到什么程度?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儒林在9月1日的讲话中提到:我们山西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从已经查处的案例看,几乎每一个领导干部周围都有一些商人,勾肩搭背、权钱交易、违法乱纪。

自去年山西塌方式腐败爆发以来,媒体大量报道已经解释出山西官场政商关系的全貌。其中,山西两位商人张新明、邢利斌的官员朋友圈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

金业集团董事长张新明一度被称为山西首富。有媒体曝称,2009年山西开展的“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治理”,由时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的金道铭长期担任该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的负责人。

张新明偷税案由2009年的山西省晋城沁水县坪上煤矿股权转让引发,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组组成了以杨森林为组长的专案组,专案组向国税部门征询意见,国税部门出具意见认为已构成偷税行为。调查组做出逮捕建议并上报金道铭后,此案一直未做出结论。因为金道铭和其副手杨森林拿了张新明的600万贿款。

申维辰担任山西省委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时,跟张新明也颇有“交情”。张新明曾一次斥资500万元,赞助与申维辰关系暧昧的女歌手演唱会。

邢利斌则是聂春玉、杜善学的最大“金主”,为两人升官“开道”。坊间传闻,仅邢利斌一人,就为杜善学的升迁之路贡献了5000万。

吕梁曾广泛流传着一篇《一顶乌纱帽,千万雪花银》的帖子,帖子的作者自称是吕梁市的一名副县长,写道:“人的一生都有几个关键的时期,此时需要极大的魄力来应之,最关键是要舍得投资。在竞争实力不相上下之际,财力就是决定性的因素,数目应是常规数目的3倍以上方能万无一失。我投资了400多万元,自感已经十分充分,实际上只约够有半顶乌纱帽。”

王儒林如何出招?

困扰历任山西省领导的官商勾结问题,同样摆在王儒林面前。不过,跟前任们相比,王儒林面对的形势迥然不同。

在十八大后的强势反腐背景下,山西的政商链条几乎被连根拔起。王儒林担任山西省委书记一月后,中纪委接连“空降”监察部原副部长黄晓薇和第一纪检监察室原主任迟耀云等两员大将,分别担任山西纪委书记书记、常务副书记,继续深入反腐、重振官场生态。

履新之初,王儒林就提出“弊革风清”这一重塑政治生态的目标。上任一年来,尽管山西省管干部空缺一度近300名,但对于如何选人用人,王儒林颇为慎重。“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他曾公开表态,选人用人最棘手,不能今天提上来,明天又进去了。在一个重灾区的市,为寻找县委书记的人选,省委组织部直接与622人进行直接谈话。

在9月1日的全省民营经济发展推进大会上,王儒林表示,“官商必然有交集、有交往,县长、县委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各部门局长、厅长,省长、省委书记,要抓经济能不和民营企业打交道吗?能不和企业家们交往吗?不打交道、不交往,怎么发展民营经济?但是,有交集不能有交换,有交往不能有交易”。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裁军在即,还会有文工团吗?

原海政文工团原副团长付林曾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我们各个团体千篇一律地都在发展晚会式的歌舞,这个很要命,同质化、浮华的艺术蔚然成风,只唯上,不唯下的服务意识,浪费了很多人才,也难以出现一个比较有艺术品位的作品。”


中产离破产,有时只隔600米

一场大病,一次股灾,一次爆炸,乃至于一次创业失败,就让你的人生几乎归零。跌倒后,有人掸掉身上的灰尘,眼含热泪,咬紧牙关,从头开始;也有不少人一蹶不振,失去再度站起的勇气。不是不愿站起,而是苦难太频繁。刚要站起,苦难袭来,一个趔趄;还未站稳,又是一记苦难……


叙利亚的男童与范玮琪的娃

他们自以为,纪念抗战胜利就是世世代代记住仇恨,自以为热爱祖国就是要在这一天只许愤怒不许喜悦,自以为爱国就是保钓的日子砸日系车、天津爆炸事故发生之后去富豪那里逼捐,自以为只有他们的方式才叫满腔热血,才配得上叫做爱国。


朴槿惠开启中韩“信任外交”

这一次朴槿惠来华参加仪式,并不是在中美之间“选边”,而是要确认韩国外交的自主性,践行此前朴槿惠提出的“信任外交”。美国与韩国之间是军事盟友,但是并不意味着韩国的外交要与美国绑定,朴槿惠的“决断”大大拓宽了韩国外交的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