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路段百余米设三个限速牌 交警部门称将整改

几乎一公里一个限速牌,一会儿限速40,一会儿限速80,一会儿又限速40,这变化比小孩的脸变得都快。近来,郑州市四港联动大道因限速牌设置过于密集,频遭司机吐槽。记者走访发现,该道路限速牌设置最密集的路段,百余米内就设置了限速40、限速80、限速40这三个限速牌,对此有司机调侃称他们真不是变速金刚。这条道路为何会设置这么多的限速牌呢?

□东方今报记者 米方杰/文

沈翔/图

【吐槽】

限速牌太密 眼累脚也累

“一条宽阔的道路,却有这么高频率的限速牌,让司机们咋开车啊?”日前,郑州市民刘明礼驾车从郑州市区前往新郑机场送人,原本计划走机场高速的他,在朋友的建议下改走了四港联动大道,虽然仅十几公里,他却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差点赶不上飞机。刘明礼说,走机场高速一来一回需要交20元的过路费,但比较顺畅。这一次改走四港联动大道,虽说省下了过路费,一路走下来却累得够呛。“真的可以用身心疲惫来形容,限速牌实在是太多了,一会儿每小时限速80公里,一会儿又每小时限速40公里。我留意了下,几乎每走一公里,路边都会有一个限速牌,让人眼花缭乱,一路上都在不停地踩刹车和油门,眼累脚也累。”

【走访】

百余米设仨限速牌考验刹车技术

刘明礼的疑问,其实不少司机都有。多位受访司机表示,他们也对设置这么多的限速牌很是不解。

“原本这是条方便的快速路,却设置了这么多限速牌,咋还能快得起来?”2月26日上午,在四港联动大道上,货车司机张师傅告诉记者,他经常走这条道路往返郑州和新郑,“要是严格按照限速牌,根本就没法跑,虽然有限速牌,但大家都是只要没到测速拍照的地方,只管跑,到设有红绿灯的路口,再把车速降下来。”

据悉,按照设计,四港联动大道是贯穿郑州市主市区、郑州航空港区的一条快速路,全长42公里,全程采用一级公路标准建设,双向八车道,设计速度每小时100公里。

昨天上午,记者对四港联动大道的部分路段进行了走访。沿四港联动大道往南行至司赵村附近时,路西侧有一个时速80公里的限速牌,再往南约60米,又一个时速40公里的限速牌,再往南约60米,又一个时速40公里的限速牌。继续沿四港联动大道往南走不远的路东侧,记者同样看到了类似频率的限速牌设置。

“在百余米的距离这样设置限速牌,真的是在考验司机的刹车技术。”过路司机陈师傅表示,自己也算是一个老司机了,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要将车速从80降到40,除非是急刹车。“让过往车辆频繁变速,预留的制动距离又过短,若紧急刹车降速,极容易出事。”

【回应】

交警部门称将整改不合理限速牌

昨天下午,记者将此问题向郑州市交管部门进行了反映。

郑州交巡警支队科研所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前他们受郑州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的委托,按照四港联动大道的相关设计图纸,对沿线的交通设施进行了设置安装。四港联动大道设计车速比较高,沿线两侧又分布着不少的村庄和工厂等,为了减少事故的发生,所以才设置了这些限速标牌。设置过密是因为四港联动大道穿越郑东新区、中牟、航空港区,属于多段管理,“应该是当地的交管部门出于安全考虑,后来又增设的,并没有通过我们”。

该工作人员还说,最近,郑州市交巡警四大队还向他们提交了一个拟在四港联动大道增设交通限速标志的材料,“理由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近期再组织人员到现场实地查看,对四港联动大道的交通标志重新规划布局。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对于目前设置不合理的限速牌进行清理,对需要增加的进行增加。”

链接

郑开大道取消40公里/小时限速牌

2006年底正式通车的郑开大道,为一级道路,双向十车道,设计时速80公里,早前也出现限速牌设置密集的问题,在郑开大道中牟段,20公里路段上设置的限速牌等多达46块,限速牌转换同样很快,一会儿限速40,一会儿又变成限速60或80。

遭到司机们吐槽后,去年夏天,郑州市交巡警支队委托专业机构,对郑开大道(郑州段)的交通设施进行了重新规划设计,取消了郑开大道上所有40公里/小时的限速牌,并对一些路口60公里/小时的限速牌进行了优化调整。

编辑:SN117


朴槿惠是否会出席俄二战庆典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正在为朴槿惠总统是不是出席俄罗斯举行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大伤脑筋。因为朴槿惠是不是借此访俄,不仅涉及到韩朝关系,还与美、中、日、俄等周边四强的利害息息相关。


春节很失败,春晚很成功

2015年的春晚,只因小品《投其所好》这一个节目,在我看来,就很成功。从故事情节看,局长屡屡得冠军的时候,他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夺冠的,因为他对自己当副局长的时候只能夺得亚军印象深刻。然后我就明白了,当年万庆良在广州横渡珠江夺冠,也是有原因的。


乡愁里的复杂中国

“愁乡”其实也是在整个中国的大背景下,所“愁”之“乡”之问题,也与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的问题相对应,也是转型期、阵痛期的注脚。当然,家乡更是在进步,但同一种进步却会带来多重感受。在愁乡中,我们发现属于2014、2015这个时段,这个国家所正经历的东西。


80年代见诸媒体的特务报道

特务这个词到底有没有贬义?可能大家看法并不一致吧。80年代,北京晚报还报道过一些特务案,毕竟情况特殊,今天如何看待,不足以讨论让大家费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