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四大直辖市落马的55个厅官

原标题:四大直辖市落马的55个厅官

今天一早,中纪委官网转发天津市纪委通报:天津市和平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石季壮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生于1957年的石季壮,是十八大后天津市落马的第22名厅局级及以上官员。

市属厅级官员都是市纪委查处,但中纪委官网一般都会转发地方纪委对落马厅官的通报。“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中纪委官网“纪律审查”栏目的通报发现,在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中,天津是四个直辖市中,查处厅局级官员最多的地区。其次是重庆,共查处19名厅局级及以上官员,上海和北京则分别查处了8名厅局级官员。

天津

今年以来查处17人,占比近8成

落马的22名厅局级及以上天津官员中,有1名省部级,是2014年7月20日被调查的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今年2月13日,武长顺已因违规经商办企业、贪污巨额公款、收受巨额贿赂、挪用巨额公款等问题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剩余的21人,来自党政机关的12人,天津市南开区原政协副主席段金英(正局级)等;其余9人均来自国企。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被查处的21名厅局级官员,2013年被调查的仅1人,2014年被调查的3人,今年以来被调查的多达17人。仅从数据来看,今年以来天津查处官员的规模明显加大。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上述21名厅局级官员中,天津市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彭博(副局级)或与“最牛开发商”赵晋有所交集。

赵晋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据媒体报道,在天津开发区的建设过程中,赵晋是当地“呼风唤雨”的人物,“想整谁就整谁”。其所开放的地产项目,通过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装饰性阳台”的计算方法,无限制扩大容积率,牟取暴利。

掌握天津滨海新区土地规划重权的彭博,被查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变更土地规划、房地产项目审批等企业经营方面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等问题,今年7月24日已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

重庆

“秒杀”不雅视频官员开启反腐风暴

雷政富雷政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十八大以来,重庆共查处厅局级及以上官员19人。

其中有1名省部级,2014年5月3日被调查的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今年9月24日,河北省衡水市中院已开庭审理谭栖伟案,检方指控,谭栖伟直接或者通过其妻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143余万元。目前暂未宣判。

其余18人,来自党政机关的14人,高校系统2人,卫生系统和司法系统各1人。其中还有1位“名人”,重庆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2年11月20日上午,重庆市召开的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刚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孙政才,接替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张德江,出任重庆市委书记。

当晚,网上开始流传雷政富的不雅视频。

当时,孙政才这位“60后”新任重庆市委书记,颇受各界关注。走马上任第一天,重庆就出现了“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此后,以孙政才为“班长”的重庆市委的表现,获得了普遍认可。

11月21日,重庆市纪委表态:对网传官员不雅图像帖文正在核实。11月22日,重庆官方回应:初步确定不雅视频非PS。11月23日,重庆市纪委通报,不雅视频中的男性确为雷政富,并对雷政富作出免职处理。

从不雅视频事发,到“拿下”雷政富,重庆官方前后共计用了63小时。有评论人士以《孙政才63小时“秒杀”色官开反腐新篇》为题,评述孙政才的执政风格。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雷政富被免职4天后,在重庆市委常委会议上,孙政才有一个重要讲话,要求官员“不为私欲所动,不为私利所惑。要培养健康向上的生活情趣,坚决反对低俗奢靡、腐朽堕落的生活方式”。

北京

查处“小官巨腐”484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十八大以来,北京市查处厅局级官员至少8人,其中2014年6人,包括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原局长宋建国,北京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丁镇宽,北京市纪委机关生活服务中心原副主任杨晓成,大兴区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温震,昌平区政协副主席任鹏举等。今年以来2人:门头沟区委原副书记、区长王洪钟,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陆海军。

上述8人,宋建国已于今年11月7日,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丁镇宽于今年3月,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任鹏举同样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杨晓成、王洪钟均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北京的小官巨腐整治行动引人关注。

去年中央巡视组巡视后,指出北京存在小官巨腐问题。北京随后启动专项整治行动。据北京官方通报:去年查处“小官贪腐”案件194人,其中100万元以上的47人,1000万元以上的4人。今年1至8月累计查处“小官巨腐”290人,这一数字已超去年全年查处人数总和。

也就是说,自专项整治行动以来,北京已查处小官巨腐官员484人。

专项整治行动查获的官员中,不乏大要案。例如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皇后村原党支部书记牛玉冲、原会计陈万寿曾挪用征地款1.19亿元;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原党委书记纪海义,曾在征地拆迁等建设中利用职务之便受贿9000万元。

上海

出台“最严反腐新政”

跟北京相同,上海自十八大以来,也查处了至少8名厅局级官员。

其中来自党政机关的4人,分别为今年3月被调查的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此外还有上海市宝山区原区委书记姜燮富,上海市卫计委原副主任黄峰平,上海市松江区委原常委、副区长王军。姜燮富已于今年8月因涉嫌受贿被提起公诉。黄峰平因贪污罪、受贿罪、职务侵占罪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九年。王军因受贿罪,获刑10年。

其余4人,3人来自国企: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原副总裁李军,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顾逖泉,上海市电力公司原总经理冯军;1人来自教育系统,上海健康职业技术学院原院长巫向前。巫向前案、顾逖泉案、李军案都已开庭审理,3人均涉嫌受贿罪。冯军也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被提起公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去年中央巡视组指出上海“少数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群众对个别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倚仗其权力谋取巨额利益反映强烈”后,上海于今年5月公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

该《规定》明确提出:上海市级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均不得在上海经商办企业,每年按20%比例抽查领导干部亲属经商办企业。

在全国各省区市中,对领导干部“身边人”经商问题作出制度化规定,上海是第一个,因此,上海的上述《规定》被称为最严反腐新政,备受瞩目。不过,自《规定》发布以来,上海官方暂未通报实施情况。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流量被偷,运营商需自证清白

媒体披露的流量偷跑案例多是“数量惊人”,现实中,很多人都有流量“被偷”的经历,只是“被偷”得少,懒得找营运商理论。中国手机用户数以亿计,今天“被偷”一点点,明天“被偷”一点点,这样细水长流,加起来就是天文数字,绝不可等闲视之。


“市长去哪儿”不该是秘密

人民需要可被说服的市长,人民更需要健康的市长。市长去哪儿不是秘密,市长的非正常死亡更不该成为秘密。


领导的太太,怎样称呼才合适

根据我的见闻,“嫂子”这个词比较很常用,很多下属都喜欢对领导太太用这个家庭称呼,细想来,这个词确实好处很多。它能够体现领导以及领导太太比自己大(其实无关年纪大小,而是用比自己大的称呼来体现级别高低),能够把领导太太叫得年轻,还能够让自己和领导一家显得亲密。


新闻业,放开那个年轻人!

只有全国800多所新闻院校的学生,和部分怀揣不臣之心的中文系学生,还对这个行当有着无穷的想象。以前他们问去新华社还是都市报实习更好,如今他们在问第一份工作去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难道这些互联网的原住民竟然不知,他们所从事的将是伟大的信息行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