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警方在深圳捣毁制毒团伙 缴获冰毒1.5吨

羊城晚报讯 记者王磊、王普,通讯员廖键摄影报道:废品收购站、出租屋内传来阵阵异味,一个特大的家族式制毒团伙,潜伏在深圳光明区内疯狂制毒;边防官兵抓捕时,现场缴获总计1.5吨的冰毒成品及半成品!这是11月18日广东省公安厅通报的又一起典型案例。

买来最先进全自动工具

今年6月初,广东边防总队接线报称,以汕尾籍男子范某权等人为首的某制贩毒团伙,多次在广东揭阳、深圳一带从事制贩毒品活动,从中谋取暴利,社会危害性极大。 

对此,广东边防总队迅速派员对相关线索展开核查,并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进一步侦查,案件代号为“6·26”特大制造、贩卖毒品案。

“范某权等人在深圳光明区租下了一个废品收购站、一整栋的出租屋,以及2个高档小区住宅,来往的几个人均是范某权的兄弟、亲戚等,是一个家族式的团伙。”办案民警介绍。

7月初,侦查队员获悉,因粤东地区多市严打毒品犯罪,故范某权欲与他人合伙,筹划在深圳市光明新区建立制毒工场继续从事制贩毒活动。侦查发现,7月底8月初,范某权先后从福建、深圳等地购进制毒原材料近350公斤及制毒配料一批,并购入制毒设备一批,着手制造毒品冰毒。 

“范某权制贩毒团伙制毒技术先进,毒品产量大、纯度高。”边防警官介绍,“其以1万多元的价格从揭阳惠来购入两台目前最先进的全自动反应工具,一次可以加工冰毒半成品达400公斤。”

废品站内讨论制毒技术

民警介绍。“该团伙分工明确,主要成员相互独立,又互相交叉。范某权为幕后老板,负责出资;其与长期在深圳光明区生活的胡某初勾结合伙制作冰毒,并叫上自己的兄弟以及村里的亲戚一起干。平时,他们在废品收购站、出租屋内制毒,并在村里租了一栋带花园的小别墅和一个高档小区作为生活区。” 

8月20日,专案组获悉,该团伙因制毒原料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导致制造出的冰毒质量不高,范某权等人决定对毒品成品进行再加工,并商量聚集在废品站内讨论制毒技术等事宜。经综合研判分析,专案组认为时机已成熟,遂果断决定展开收网行动。

迅速破门捣毁制毒工场

8月21日,在广东省公安厅禁毒部门和深圳市公安局的全力配合下,广东边防总队展开收网行动。凌晨3时起,各行动组相继行动。废品收购站内有两道铁门,机动支队官兵迅速破门,并将废品站包围,将制毒工场一举捣毁,将范某权、胡某初、范某展、范某顺、朱某强等5人抓获。 

在制毒藏毒的出租屋内,警方将范某材、范某楚、范某霞等3人抓获。“现场40多个红色的塑料脸盆摆放在一起,盆里装满了大量的白色晶体。每盆大概有50公斤,都是只需最后一道晾干工序即可成为成品的冰毒半成品。”边防警官介绍。 

这次行动,广东边防总队官兵共查缉制毒工厂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8人,缴获晶体状冰毒46.9千克、固液混合状冰毒1505.38公斤,全自动钢制反应釜2个(该反应釜日产冰毒量可达四五百公斤),查扣5辆涉案车辆及麻黄碱等制毒原料、制毒工具一大批。

王磊、王普、廖键

 


中央如何挑选巡视组组长?

光从巡视组组长的人事任命来看,组长们确实有着鲜明的特点:以65岁为分界,“新”“老”各占一半;多出自安徽省;省级执政经验丰富,有一定纪检查账经验;少数为现任最高领导人所了解甚至倚重……


梁滨,不同寻常的落马

这次落马的是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滨,58岁。而这位十八大后首名落马的省委组织部长,也因其身份的多样,而有着诸多耐人寻味之处。


谁是杀死呼格的真正凶手

从重从快依是哪条法律?如果这不是依据法律制订的,那这个政策或政令为什么能替代法律?为什么老百姓不去思索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非常可怕的。


写给媒体人莫忘初心方得始终

昨日午后,@榆林晚报将舆论监督枪口对准自家报社,靶心两人正是报社总经理以及广告经营中心负责人。在对外界发出的实名举报信中,署名为“全体编辑记者”的举报人提出,“希望你们彻查本单位内部腐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