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原副市长坠楼身亡 履历堪称深圳活历史

政治生涯提前结束,人生也一样提前结束了。

昨天晚上11点14分许,深圳市原副市长陈应春被发现在福田区一小区中坠楼身亡,原因待查。

坠楼原因不得而知。不过,此前陈应春的去向就一直是个谜,去年,58岁的他被免职,官方称他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副市长。可是,他还没有到正局级干部的退休年龄呢。不仅如此,被免职后,他消息全无,既没有“退二线”,也没有异地工作,直到昨晚传来不幸的消息。

这位陈市长,可不是一般人。熟悉深圳的人对他定然不会陌生,因为他是对当地发展有贡献的人。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陈的个人履历亦同深圳发展的关键几步高度吻合,堪称鹏城改革开放的“活历史”。

陈应春从中山大学毕业后,进入广东省财贸办工作,不久就调往深圳。1982年的深圳特区,正经历改革开放最初的探索期和迷茫期,一度还出现过商品短缺的“闹剧”:当地商业部门到四川收购干辣椒,被四川省投诉到国务院,说是影响了四川辣椒收购和供应计划;广东省商业厅开商业局长会议,深圳由于先行把局改为公司而派不出合适的参会人选,结果失去了会上分配商品的机会。

陈应春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走上了仕途。深圳商报一位老记者在《春天的故事——深圳创业史》写道,1982年下半年的广交会,深圳组团参会采购,一度受到阻拦,其他各省代表团反映,他们是来出口商品的,只有深圳是来采购的,不知道怎么和深圳打交道,有些政策也需要进一步明确。经过深圳代表团几度解释后,才获得其它省市的理解。此后一年左右的时间,深圳顺利采购3亿元商品,缓解了当时的商品短缺,陈应春正是深圳采购团中的一员,他在广交会上跑前跑后,深受大家的喜爱。

之后十年,陈应春一直在经济领域工作,不到40岁就成为正局级干部。值得关注的是,他被明确为正局级是在市政府副秘书长任上,深圳是副省级城市,市政府副秘书长最多对应副局级,由此可见陈当年被重用之程度。这一时期,是深港加速建立合作关系的关键时期,当时陈应春率先公开呼吁建立“深港基金”,还力推罗湖口岸经济区建设,赢得深港两方的信赖和赞许。

工作极其认真,是很多人对陈应春的评价。曾任他秘书的刘平生回忆说:“每次开会他都会亲自列出参加的部门和人员,然后再让我逐个通知”,“刘平生还说,陈应春的记忆力也非常好,甚至对自己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位于第几层的文件夹里都记得清清楚楚。

2007年,陈应春与曾荫权、董建华等一同当选“1997-2007深港关系十大推动力人物”,推荐语就是“作为主管经济的深圳市副市长,陈应春见证并推动了深港金融合作多方面的合作。在深港金融代表团合作的论坛上、会议上,不难看到,这位副市长和来自香港金融界的代表们熟悉地谈笑,为他们介绍深圳在金融服务业方面的政策。”这也是对他推动深港关系的最大肯定。

最近几年,陈应春一直在多个场合谈到深圳金融改革,并提出“把深圳打造为最适宜金融业发展城市”等一系列发展目标。就在退出领导班子前的一个月,他还出现在第二届中国机构投资者峰会暨财富管理国际论坛上,希望为金融管理探索新路径。

20岁进入中山大学后,陈应春从事的工作都和经济沾边,并于深圳交织在一起,2014年10月,在第15届深圳读书月上,陈应春向市民推荐了一本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的《动荡的世界:风险、人性与未来的前景》,这本书不仅讲经济,也讲人性、心理与政治。陈应春生前岁月,或许可从此书中洞察一二。


失效疫苗真的就无害吗?

失效疫苗即使没有直接的毒害,但它给个体以及社会带来的戕害却不容小觑。一个管不住奶粉,管不住疫苗的社会中,理中客与犬儒不过一体两面。


上班太闲才能享受2.5天周末

今年4月1日起,山西省晋中市在全省首家实行了“2.5天周末”弹性作息制度,给“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旅游想法提供了进一步的时间保障。


中国游客为什么那么讨人嫌?

一些中国游客的行为,其实并不是到了海外才忽然变坏的,事实上,这些人在国内也是如此,节假日中国各大旅游景点的恐怖状况就是最好的注解,只是在国境之内,大家习惯成自然,久而不闻其臭。


中国金融制度是为富人服务的

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要么为国企服务,要么为富人服务。这基本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小企业在中国经济语境下生存艰辛,缺乏制度呵护的主要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