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绥阳:新思维下的巨变(2)

尹恒斌和当地干部还主动出击,到全国各地招商引资。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到绥阳投资。包括中电投煤电锰循环产业园、广东精密铸造产业园、福建金银花科技产业园、贵州军民融合产业园等在内的多个数十亿元级的项目已相继落户绥阳。

2013年,绥阳全部工业增加值增速位列全省第一。

“尹书记跟客商一起,有一张椅子一定是给客商坐。合影也一定是客商站中间,他和其他领导站两边。他是真心诚意地尊重企业家,但在廉政问题上又分得很清楚。”郑强告诉记者,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客商慕名而来。

冉光辉对记者感慨:“尹书记把东部的先进理念拿到这边来,现在绥阳干部思想解放的程度,在贵州已经走在了前面。”

人才机制激发干部活力

外地客商的大手笔投资并不全集中在县城,比如,由东北客商投资10亿元的国际旅游度假区项目就在距离绥阳县城20多公里的茅垭镇。

而值得一提的是,茅垭镇曾经因为资源匮乏、交通闭塞,是很多干部都不愿去的“不毛之地”。而现任镇党委书记付小波则把这里建成了绥阳城镇建设的典范。

在茅垭镇镇中心,法治周末记者看到不少建筑工人在紧张地忙碌着,几座规模不小、别致漂亮的楼盘正在青山绿水之间拔地而起。付小波告诉记者,这是茅垭镇依托自然环境打造的一个城市综合体——“芙蓉水乡”。

“我们镇依托山水资源拟了一个思路,叫做玩水经济。主要分农业、城镇建设、生态旅游、文化建设4个板块。”据付小波介绍,仅在农业方面,通过做高端淡水鱼养殖,年产值就已超过1亿元。

付小波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有这样一个机会,都有赖于尹恒斌主政绥阳之后推行的新的人才机制。

“先公推,推出来以后进行临场演讲。当时我是第一个被抽到的,很忐忑。”付小波坦言,这种选拔方式以前从未有过,大家都感到很新奇。“这个机制非常好,对大家也公平。”

让付小波更加兴奋的是,自己的人生价值终于可以得到充分展现。

“以前干事情几头受气。其他乡镇的书记要来骂你,说你出风头。下面的干部骂你,说你整天就想捞政绩。老百姓也有不满意的。我们就不敢干了。”付小波说,“但是在现在的机制下,大家都相互比拼。越干事,大家越认可,整个氛围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付小波还特别提到,尹恒斌对于基层干部的担当让干部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事。

对此,尹恒斌解释道:“很多干部当时不在状态,他的才华施展不起来。为什么?他对组织上不够信任,就想找人找关系。选拔人才一定要公平公正,这个风气特别重要。同时,这也是一个风向标,我希望大家清楚我们选人没有私心。”

事实上,绥阳县不仅在本县中选拔干部,更面向全国引进人才。就在2012年,绥阳向全国公开择优引进了20多名乡科级干部,其中不少是紧缺人才。

“人才引进方面,思维也是打开的。绥阳要走出贵州、走向全国,就要有全国性的高级人才。”尹恒斌说,“而且人才是包括多方面的,不仅是党政人才,也包括企业经营管理人才、高科技人才、农业技术人才等,我们要打造立体的人才队伍。”

杨春就是尹恒斌从清华大学引进的博士生,他带着同是清华大学硕士的未婚妻来到了绥阳。

“真正吸引我来这里的是工作的氛围。这里有良好的干事创业平台,在西部像尹书记这样解放思想开拓进取,把绥阳的各项事业都做到蓬勃发展、人民满意,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在对待群众、对待客商的态度上,这是真正打动我的。”杨春说。

尹恒斌则告诉记者:“我还有一个考虑,就是以绥阳为实践锻炼平台,帮我们民族培养一批既能仰望天空、又能脚踏实地的人才,这也算我未来的一个贡献。其实不仅仅是项目,人才也是贡献,而且是更大的贡献。”

用金银花打造绥阳品牌

品牌专家郭汉尧也是尹恒斌重点引进的人才之一,今年刚刚被评为贵州省“百人领军人才”,他还记得自己给绥阳干部上的第一堂课:关于品牌。

“尹书记思想很解放,我相信国内没有多少领导会请专家来给干部讲品牌。其实现在县域经济发展了,品牌建设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在郭汉尧看来,一个县和一个企业在营销上道理是一样的,做品牌的关键就是抓住差异化。

“所以课一上,绥阳的干部就产生了疑问,绥阳有什么?绥阳什么都有,但大家什么都没记住。”郭汉尧说。

就在这个时候,在当地有着数百年种植历史的金银花进入了尹恒斌和郭汉尧的视线——金银花不仅是众所周知的良药,而且是纯绿色的,可以守住生态底线。

在接下来的课上,郭汉尧套用自己的尖刀理论提出,把金银花作为产业尖刀,以带动整个绥阳经济。

“尹书记就跟我说,你的理念很好,大家都说应该干,可是没人领着干。你能不能来帮帮我们,将来绥阳金银花产业发展了,你就是开创者。”郭汉尧笑称尹恒斌很会打动人,“听了很有成就感,但早知道创业这么累,我不一定会来。”

郭汉尧从绥阳的实际情况出发,建议从品牌营销入手,用深加工做支撑,最后反过来引导种植,并获得了尹恒斌和县四大班子的支持。这种模式后来被贵州省委副书记李军称为“反弹琵琶”。

“尹书记是全国第一个把金银花作为产业提出来的,而且发展战略是把一产、二产、三产打通。”在郭汉尧看来,尹恒斌有百姓情怀,三产打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让百姓真正得到实惠。“其实发动老百姓种不难,但种了以后卖给谁?”

不仅如此,尹恒斌对于打造金银花产业也是尽心尽力。

一个有趣的例证就是,绥阳县干部普遍作为手机彩铃的《金银花之歌》的作词者就是尹恒斌。而另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是,为了拿下金银花消耗大户贵州百灵,尹恒斌亲自前往拜访了三次,为绥阳拉来了10亿元的大投资。

“尹书记比我们县里其他人看的都要远。好多基层干部的思维放不开,他就觉得我们拿什么来做品牌?好像只有等东西值钱了才能打品牌。但恰恰是打了品牌,东西才值钱。这也是东西部理念的不同。”郭汉尧感叹说。

目前,绥阳已成为第5个“中国金银花之乡”,而围绕金银花设计的70个创意项目也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此外,规划用地1000亩的金银花科技产业园已经有7家企业入驻,12家企业签约或达成意向协议。

郎笑笑食品公司是2013年第一家进驻产业园的企业。企业董事长李兵告诉记者,郎笑笑此前是一个做果冻的小厂。2011年尹恒斌任职绥阳之后,提出“对外招大引强,对内盘大做强”的理念,培育绥阳的中小型企业做大做强,自己的企业成为了新政策的受益者。

如今,郎笑笑已经成为以生产金银花凉茶为主的大型企业,年营业额高达6000万元,并获得了贵州省著名商标。

群众第一创建幸福绥阳

在通往金银花产业园的幸福大道上,“开放绥阳、效率绥阳、魅力绥阳、幸福绥阳”的标语很是醒目,和周围正在快速生长的高楼交相呼应。

“以前绥阳没有电梯楼,这些高楼都是近两年才盖起来的,而且都是外面的投资,因为他们很看好绥阳的发展前景。”郑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真正绥阳自己投资的只有一座中学和两座医院。

郑强还告诉记者,以前绥阳的教育一直是处在遵义最末的位置,特别是高考升学率非常低,和绥阳“诗乡”的名号完全不符。老百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意见很大,每次人大政协开会,讨论的焦点总是教育。

上一页123下一页

编辑:SN080


金正恩频换朝鲜二号人物内幕

表明金正恩权威,他想谁上谁就上,再好不过地体现金正恩在朝鲜的唯一领导体制。金正恩执政三年,不仅核心圈频频更换亲信,父亲生前指定“顾命大臣”多数被金正恩拿下,还在一年时间内走马灯式地更换朝鲜“二号人物”。


自由奔放,随心所欲

在发生了被攻击和反攻击的事件之后,一位朋友写微信来说祝生活“静好”。非常喜欢她这个“静好”。周边人声萧萧,红尘滚滚,生活一时陷入湍急的漩涡,如何闹中取静成了一个考验。


香港反腐也打出了“大老虎”

这场从2012年延续至今的香港“世纪巨贪案”,终于画上了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香港媒体之所以将许仕仁称为“世纪巨贪”,是因为这一案件刷新了香港司法史上多项纪录。


乌克兰日记:绝不手刃兄弟

安德烈,52岁,住在基辅郊外的小村子里。他肚子开始微凸、头发开始变浅,一切变化都符合他的年纪。唯独不同的是,他还在躲避征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