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事件调查组:他未“被迁单” 无私生女

释永信 资料图释永信 资料图

原标题:释永信被举报违反戒律问题调查有果

——调查组负责人接受本报专访

本报记者 屈芳

7月25日起,一则署名“释正义”、举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有关问题的贴子开始在网上流传。此后,释延鲁等人实名举报,引发社会持续关注。

记者了解到,根据举报内容,我省有关方面本着公平公正、依法依规原则迅速成立了调查组。调查组通过调阅历史档案材料、到相关单位核查、约谈询问 当事人、走访相关人员等方式展开调查。同时,调查组多次赴北京、山东、安徽、商丘、登封等地调查取证,获取了证言证词等相关证据材料。

日前,就释永信被举报涉及违反戒律的有关问题,调查组负责人接受了本报专访。

释永信当年“被迁单”的说法不实

释永信被举报涉及违反戒律方面的主要内容之一是“被迁单(即僧人犯戒被摈出门——编者按)”问题。

举报称,释永信早已被时任少林寺名誉方丈释德禅迁单,其方丈职务为非法获得,并公布了释永信“被迁单”的材料:1988年2月1日中国佛教协会 教务部给释德禅的《复函》,其中有“法师作为一寺之主,经与主要执事商议,有权迁单”的内容;1988年4月23日释德禅对释永信的《迁单文书》等。

释永信真的早被“迁单”了吗?调查组经过调查确认:释永信当年“被迁单”的说法不属实,是个别人的私自行为,是无效的,此后方丈资格的获得如法合规。

调查组负责人向记者列出了四点依据:

一、所谓“被迁单”没有按寺规经过少林寺寺管会集体研究的工作程序。经调查组查阅历史档案、走访当时少林寺寺管会成员中健在人员、少林寺部分老 僧人、当时省市县宗教工作干部和处理少林寺问题工作组成员等,确认当时对释永信的所谓“迁单”并未开会集体研究,调查组也没有查到相关会议的讨论记录。从 查实的释永信“被迁单”过程看,所说的“迁单”是在当时内部相争情况下个别人的私自行为。

二、中国佛教协会所发《复函》只是强调处理僧人迁单问题的一般原则,并非专指对释永信迁单问题,此后中国佛教协会下发的《电报》已就此作出说 明。经调查,在1988年2月1日中国佛教协会教务部给释德禅发出《复函》后,同年5月3日,中国佛教协会又下发《电报》,进一步强调:“我会教务部前致 德禅法师函讲的是丛林处理违反寺规僧人迁单问题的一般原则,对僧人作迁单处理是严肃的事情,应谨慎从事。”《电报》同样强调“迁单”应经过集体讨论,指 出:“在德禅法师病重的情况下,更应在查明情况的前提下,经过寺庙领导成员集体讨论决定。不可用上述文件(指《复函》——编者按)为依据,对僧人轻率作出 迁单处理。”

三、释永信“被迁单”问题已被当年工作组认定“无效”。1987年8月释行正方丈圆寂,1988年出现释永信“被迁单”问题后,原登封县组成少 林寺问题工作组进行了相关调查,并对释永信“被迁单”问题作出了明确结论:“个别人私自迁永信的单,是错误的、是无效的,永信仍然是管委会的主要成员,仍 要执行自己的分工职责。”

四、释永信方丈资格的获得得到了河南省佛教协会的批准并报中国佛教协会备案。调查组负责人告诉记者,1996年12月经少林寺民主选举,释永信 任少林寺寺管会主任。此后释永信方丈资格的获得,也是经过严格的逐级申报审核。档案资料显示,河南省佛教协会报请河南省宗教局同意并报中国佛教协会备案, 于 1999年4月15日向郑州市佛教协会下达批复:“同意释永信法师担任嵩山少林寺方丈,并选良辰吉日举行方丈升座仪式。”上述程序,符合《全国汉传佛教寺 院管理办法》,也符合《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办法》。

韩某恩系释某某收养,此前释某某已丧失生育能力

“释正义”的网帖和释延鲁等人的举报中,都提到释永信有两个“私生女”,其中与释某某生女韩某恩,与关某某生女刘某亚。这也成为调查组调查的又一焦点内容。

“释永信与释某某生女韩某恩不属实”,调查组负责人明确说。

据受访的负责人介绍,经调查核实,2004年10月11日释某某因“多发性子宫肌瘤”入住某医院治疗,同月做了腹式全子宫切除手术。根据相关线 索,调查组在该医院查阅到对释某某的《手术记录档案》。医学结论表明,自2004年10月手术后,释某某已经丧失生育能力。对释某某做手术知情的李某某、 王某某也证实了这一点。

韩某恩系释某某2009年收养的弃婴。调查组曾约见知情人曹某某和李某某,经证实,2009年农历4月的一个夜晚,曹某某外出倒垃圾时,发现了1名被遗弃的女婴(后取名韩某恩),经与释某某联系,第二天曹某某和李某某一起将该弃婴送到了释某某那里。

那么,网上晒出的相关户籍信息和韩某恩的出生证明,为何显示韩某恩为释某某(俗名韩某君)2009年所生、且她俩都落户在释永信的母亲胡某某户头下?

调查组负责人表示,经调查,出生证明是释永信的侄子刘某委托老家某卫生院原防保科长张某某假借卫生院医生之名伪造的。刘某曾在少林寺工作过,与 少林寺慈幼院负责人释某某较熟悉,为帮助释某某实现收养一个孩子的愿望,就委托别人开具了该证明。调查组走访了该卫生院原防保科长张某某和“出生证明”中 被署名的医生,二人均证实该“出生证明”系伪造。

公安户籍信息显示,韩某君、韩某恩户籍确在胡某某名下。经查,这是刘某为保证韩某恩能顺利落户,提前将释某某的户口,用“韩某君”的名字,以亲属投靠为由,迁至自己奶奶、即释永信的母亲胡某某户头下。

亲子鉴定证实,刘某亚是释永信四弟女儿

就释永信被举报与关某某生有一女刘某亚,调查组也进行了调查取证。

根据公安户籍信息显示并在调查中了解到,刘某亚是胡某某儿子、释永信四弟刘某彪的女儿。调查组与刘某彪谈话中,刘某彪表示,刘某亚是自己的女 儿,并愿做亲子鉴定。至于刘某亚的户口为何在胡某某户头下,刘某彪向调查组解释说,他妻子是农村户口,当年是为给刘某亚办“商品粮”,才将孩子户口转到自 己母亲那儿。

由于刘某亚已24岁,24年前的出生资料调查组已无法在当地卫生院核查到。在等待刘某彪做亲子鉴定的过程中,调查组走访了其老家两位邻居和其岳 母,均证实刘某亚系刘某彪的亲生女儿。调查组又走访了刘某彪妻子陈某某娘家所在的某某村,该村村委会和村支书也均证实刘某亚就是陈某某与刘某彪所生长女。

日前,刘某彪、陈某某、刘某亚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调查组向记者展示了刘某彪提供的相关材料,亲子鉴定证实,刘某亚确是刘某彪、陈某某的亲生女儿。

调查组负责人告诉记者,涉释永信被举报的经济和其它问题,正在依法依规调查之中。

来源:河南日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毛宁们戒不掉毒瘾和朝阳群众

我仿佛看到,一个又一个坏人,在群众的汪洋大海,显得孤立无援、瑟瑟发抖,抓他们,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在我看来,这可以算是一种“中国特色的民主”——把权力赋予人民,人民一定给你惊喜。相反,如果没有这种权力,群众便仿佛成了乌合之众。


特权化严重影响中国科学发展

为什么屠呦呦工作二三十年前的科研成果,到现在才被承认、才被认可?也有人问,中国的千里马要由外国的伯乐来发现、来认定,我们中国的伯乐在哪?中国的伯乐在干什么?我们国家究竟是缺千里马,还是缺伯乐,还是两者都缺?


国家秘密项目传销保护伞多大

如此大规模的公开传销活动,背后肯定存在硕大而又过硬的保护伞,否则,一天都搞不下去。当年,有媒体暗访“红河国家秘密项目资本运作”时,就经历、目睹了政府部门不理睬举报,甚至警方将逃出报警的受害者给“押送”回传销窝点的情况。


只会扣员工钱的领导是耍流氓

局长、书记半政半商的身份,使他们背离了企业领导终极目标是企业家的宗旨,他们太想成为政治家了,可惜他们忽视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们漠视了一线员工的感受和利益。在企业,相信员工、依靠员工、爱护员工永远是企业发展与企业管理的法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